当前位置: 莱芜重大新闻 > 互联网 >
2019 05-20

李杰:工业互联网最大的挑战不是技术金钱 而是

Comments 阅读:

  新浪财经讯 “世界智能大会——第二届工业互联网发展峰会”于5月16日在天津举行,峰会由天津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宝坻区人民政府主办,天津爱波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承办,主题为“工业互联,融通发展——共建工业互联网产业生态”,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特聘讲座教授、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副董事长李杰出席并演讲,主题为:工业互联网与灯塔工厂。

  李杰认为,工业互联网最大的挑战不是技术,也不是钱,而是人才,“我们现在找不到,请不起人,留不住人。”基于此, 富士康内部成立了工业互联网学院和灯塔学院,希望让很多的人才不同的人工互联网聚在一起。

  李杰:大家好,因为早上有一些会,所以只能排到现在,今天的主题和大家分享的就是大家谈的工业互联网,工业两个字最主要的主轴就是工业里面所面临的一些瓶颈或者它未来增值的地方,今天和大家谈一下这方面的观念,有一个案例一会儿介绍一下。

  因为时间的关系了解一下关于互联网转型的历程,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有很多原因做这个事情,但是每一个国家原因不一样,但是目的是类似,不一样,因为每个国家问题不一样,发展方向、程度也不一样,但是围绕人们价值是一样的,但是人的目的不一样,有的深目的就是花钱、读书、创造精神价值,因此互联网带来的新兴价值也不一样。

  关于互联网每个产业也是不一样的,车子在中国开、日本开、美国开目的性决定不一样,在美国没有车完全动不了,日本没有车可以活在地铁,但是中国是自己决定,但是为了面子自己要有车。

  今天谈谈互联网的历程,目前可以有三种工业互联网的模式,第一种模式讲的是互联网+XYZ,就是国内常讲的任何的动作,早期BAT包括谷歌就是互联网+这些东西,比如说互联网+购物、互联网+销售就是新零售,以前的零售就是放到台上,线下交易是过水无痕,而线上走过必留痕迹,网上一定有记录,线下没有记录。销售知道你买了什么东西,但是比较什么东西不知道,所以设想、传感器就是了解顾客摸了什么东西,为什么不买,库存减少配合更好就是新零售,互联网+电影、互联网加生活,这是一种模式。

  第二个是工业+互联网,工业的排污问题政府监控不了,我加了一个数据和联网可以远程自动报警很快,你把问题当问题,用互联网当手段成功率就很高,你要监控污染很简单,监控车辆抓牌照,1988年做了现在全世界都在用。

  第三种是科技导向,搞AI、大数据、云,每个人都说他的东西好说,他说我加了一起再加说问题全部都可以赋能了,目前就是它的模式,目前新上的公司就是第三种可以做什么,投资我世界就不一样了。现在基本上任何的核心问题有三个东西,一个是人,你、我、他,一个是物,麦克风是物,鞋子是物,LED是物,车子是物,人的特色也是物,人是人,但是人的特征就是物,我的特征就是数据了。基本上我们要做的是人来管事儿是很累的,但是人经过一个系统管事就方便了,我的手机可以看到还没有发生的事情,飞机晚点了很好了,有一个系统帮你管,而不是打电话问机场。

  我们做互联网希望把物联网的事情交到互联网去做,加了传感器去做,但是这里面人的负担很大,因为人要一直做这个事情,所以未来要把这些事情交给系统,是一个APP系统还是互联网系统,还是云计算系统,让它提供人还没有发生的事情,人的单一就结束了,人的不必要事情就结束了,这是很重要的部分。所以人就是互联网,Things就是互联网,系统就是互联网,因此我们要解决的就是数据里面的问题,还有就是分析里面的事情,还有平台里面的问题,还有就是我们怎么管理系统的问题,基本上系统就出来了。

  工业互联网平常心讲不是什么高大上的企业,很多人都投资互联网,这不是一个高大上的,互联网是让企业、工业、产业可以面对自己最丑恶的一面,什么意思?我让你看到你应该看的,但是你看不到的问题。为什么我们要做健康检查?胆固醇、肝指数,甚至是艾滋病你不知道就永远不知道了,古人去世都不知道怎么去世的。现在你知道大概可以活多久,只要没有意外,应该是可以的,除非你有病痛、意外,问题是我们整个物质系统先不存在?因为我们用经验传承,这里出现一个问题,现在很多互联网系统大家可以看得到的,这是美国、欧洲系统,我是一个公司,我提供一个XYZ的平台,你上我的平台世界就不一样了,大家都这样讲,但是平台是讲台是让演讲者传授知识的。但是如果是阳台的话呢?它就是让你去展示自己的东西,是别人用不到的,比如说你在阳台挂了香肠别人只能看不能吃,现在很多公司XYZ就是把平台当阳台,公司名字不提了,我们公司有一个平台你可以上去,但是你永远上不去,这是他们展示给世界的东西,你只能看不能吃。

  在中国这是IDC刚出的报告,这是它的报告不是我们的报告,大家可以看出来IDC连接云方面、软硬集成、系统集成的,为什么这里只有富士康和互联网独立出来呢?因为它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你自己的痛点必须自己面对丑恶的自己,我把自己的痛点先解决,然后再去帮助别人,先修身齐家再治国平天下。这里面你怎么帮助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产业怎么升值、生产率怎么提高?怎么减少担忧质量的问题?未来市场的大趋势就是软硬结合,你的软件和硬件两个会同时发展,两个市场都很大,你没有做软件的市场、做硬件市场不可能活,两个必须要结合在一起,商业互联网可以靠平台,但是工业互联网平台只是让顾客得到价值的地方,不是让你展示工具和技术的平台,它是阳台的话就失败了。

  顾客的问题都在数据端,我的德国学生2008年开发了一个APP,用智能手机照一条狗,马上可以知道狗的名字,这是2008年开发的,狗不会等你,它会东奔西跑,你很难抓住,那时候相机要素也不是很细,现在照花、照叶子都可以出来了,2008年照一个狗可以知道狗的名字,现在它还存在,但是不是原来的东西。

  互联网的问题不是找它单纯的问题,数据来了之后我找出它们的关系,数据来源很重要,一个医生一定是把你的健康检查资料拿出来找到过去的问题,然后再找DNA遗传,然后再知道这是什么病,再和别的病做比较,事情弄完之后告诉你可能会发生什么病,为什么2013年美国有一个明星朱莉之后可能出现乳腺癌,所以提前动了手术,可以做一个参考从重组做改变。

  我们今天工业互联网把问题定义出来很好解决,污染就解决了,但是问题你不知道是什么造成的污染就解决不了,目的是找到关系,关系是最大的问题。我们做人工智能工业里面人工智能是认知科学,我们长期做辨识的时候是做尝试,我要尝试很多事儿,成功了未来可能不成功,为什么?因为东西没有变,东西一照反光就悲剧了,把所有一切调好了之后,结果过了几天就不行了,为什么?因为车是白车,那天工人把窗打开光就看不到了就这么简单,三十五年前。

  现在有两个大缺点,把两个同样的软件和两个不同的人,然后用同样的数据给他,我可以告诉你答案很可能不一样,因为这个人数据序列的顺序不一样,我们使用工具的方法都不一样,像飞机、风电、汽车不可能用单纯的软件就结束了,也不可能几次就成功开锁,现在知道人工智能可以解决这个之后,再试一百次成功了78次。你要成功一百万次只有靠系统工程,所以工程系统不能允许有一百万次的飞机的起飞而只允许一次的问题,我们很多东西必须要进行百万次,百万次里怎么做?我们在工程里讨论问题的时候怎么让系统做的很稳,这里面变成工业的人工智能系统。这个是我们提出来的工业人工智能系统,这里面是我们一起成立的。

  问题在于哪里?我们在国内有一个工业大数据竞赛,是2017年举办,美国举办了将近十几年了,我们参加了九次,拿了五次的第一名,这是中国2017年举办的,我是最后的评审,风电怎么运转?我告诉你天气和风速,你看不到怎么预测出结果?我做评审发现最后十二名选出来富士康占的三名,为什么你们做制造的人可以做这个?然后接触富士康之后帮助富士康进行互联网的转型。去年富士康捐赠了切削刀具,刀具为什么会磨坏?不是那么简单,器械无法参赛,我告诉各位这几十年在中国、全世界跑了很多地方,如果工业互联网可以成功,工业界有解决问题的能力是完全不够的。第一没有时间,其次没有环境,也没有能力,我让你连办公室都没有连。制造业你想解决多大的问题?我越看越觉得有很大的问题,中国的高校没有和企业很了解,摸的问题一辈子靠政府解决肯定不行,你自己要培养人,所以今天要讲灯塔工厂。

  有一个案例讲了很多次,关系不能设计出来,传播在海上动,风、浪、天气不一样,我只知道我的位置和角度,我知道浪从哪边来,但是设计不出来,人怎么走看路况,设计不可能,鞋子可以设计,走路姿势不能设计,船也是同样的道理,我可以根据船的变化找到船的对阵系统,右边是船根据数据找到关系之后知道来源点在哪里,船的速度可以减少不必要的浪费,可以剩6个百分比,几年下来一个船是几十万美金。轮胎变化一年也可以节省很多钱。

  第二个问题做日本清酒的时候他们说我们是企业传承,我们没有很多高科技,但是我的米是九州、北海道来的,这个米来源不一样,但是我酿出来的酒味道一样可不可以做到?按照法国人的做法做不到,每年雨旱不一样,所以应该不一样,但是日本有发酵控制效应,如何用人工智能把酒酿造出来一样?这个做到了,茅台、甜面酱都可以做到。

  这个书6月份要出来是第一本工业人工智能的新书,现在已经完版了,这里面全部给了一些案例,工业问题怎么系统解决很重要,今天我们谈到制造,为什么谈灯塔工厂呢?灯塔工厂是经济论坛提出发点的口号,它希望选世界上最好的制造业可以展示最高的工业互联网的科技,德国的线,全世界都有不同的方法。我最近一年多担任富士康工业互联的副董事长,我发现富士康的最大资源是全球企业很少有的,第一个就是机床,现在富士康有十七万的机床,里面的数控资源都在手上,我对主轴各方面都了解,我问有一个几十万机床的总裁问他我懂机床还是你懂机床?他说拟稿懂,你的机床全世界第一,但是我比你还懂,人谦虚一点和我讲讲我缺点在哪里,你问十个朋友可以改善自己,不问缺点整体说自己有多好就无法改善自己,一个企业也是一样的,我不告诉你机床怎么改永远是这样做的,我们可以用不同的方法做分析,我们找到专业云,这是我们提出来的口号,现在投股票一大堆东西去投,市场懂还是做制造业懂?是哪个产品订货订不到,是你懂还是市场懂?是我们制造商懂,订货问题多少我们清楚,企业该不该投我们也清楚,制造业不单纯是制造,里面我们产生很多观念。

  去年经济论坛有一个项目叫选购,富士康用人工智能做自动化的预测和设备的健康,今年1月10日被选为世界经济论坛的灯塔工厂,另外其他国还有包含。为什么是灯塔工厂,工厂的人都很忙,各种看,如果不忙的话就不需要看,灯塔工厂就是无忧工厂,如果你价值提高让工厂无忧,年轻人才愿意去工厂,否则不愿意去工厂,工厂是他最后的选择。

  灯塔工厂现在选择有一个过程,现在被选上有一千多家申请,最后选到全世界16家,目前全世界分布在中国有一些,但是中国的企业海尔去年,今年是富士康,其他都是外国产业,西门子在成都,德国企业有五家,很多企业没有参加或者没有申请,不管怎么样都是代表了标杆和特征,这里面有很多的技术、层次和思维的转变,世界专家觉得你的制造属于可以作为灯塔引领别人。

  现在我们发现工业互联网最大的挑战不是技术,也不是钱,而是人才,我们现在找不到,请不起人,留不住人,很多的人才不同的人工互联网聚在一起像BAT公司、快手要找很多人,点击率多高就可以重新播放、主播,这就是人工智能,对于富士康来讲内部成立了工业互联网学院和灯塔学院,这边让宗长介绍一下灯塔怎么运作。

  刘宗长:刚才介绍也讲了灯塔工厂是我们内部在主推的内部实践,在整个FI下面有八座达到灯塔工厂的世界工厂,我们也考虑怎么把工厂能力进行对外赋能,我们有一个矩阵,最底层基础设施方面有包括方案,也包括边缘端,也有云端的。再就是网络的通讯,除了有线网之外提供大量的无线解决方案,包括WIFI和4G、5G的解决方案。四大核心技术教授也讲了,比较通俗的讲数据要怎么采集、数据怎么应用和管理,数据怎么希望反馈到制造流程改善,四大支撑之上我们有很多的应用,包括很多的工具如何管理设备的健康问题,或者是质量问题以及不同专业领域里教授讲的专业云电子机床、电子装配遇到什么问题怎么解决。

  我们也推出了专业云整体解决方案,我们内部刚刚教授也讲到内部有很多场域,我们过去解决了很多制造业中的问题,我们把制造业中解决问题的过程和经验变成应用放到这里面,大家关注的OEE怎么管,包括OEE怎么解析、寻找它提升的空间还有设备的健康、工艺参数、产品质量、物料资源的追溯和人员管理都把它变成可以管理的工具放到上面去,现在超过一千多个管理和分析和,还有三千多个培训的课程。灯塔学院基于刚才讲的基础,我们的想法核心是帮助中国的制造业培养产业的人才,虽然是跨界的,既懂制造也懂怎么做数据分析和我们讲的AI技术,我们希望未来的人才战略可以更加年轻、本土化、专业化和国际化。我们在灯塔工厂提供的内容像工业大数据的实训平台,刚才教授讲到把我们自己过去的数据和我们所感兴趣通过数据解决的问题变成竞赛的方式,给学生或者给知识产业界的人共同解决。

  还包括专业课程像互联网、大数据分析技术,也包括专业的培训,我们也有一些实训的基地,我们很多灯塔工厂对外开放、参观、学习,我们也有部分场域拿给学生或者专业的技师做训练,整个方面从理论到实践,再到最后的产业上的应用,这是我们希望达到的闭环,大家感兴趣的话扫二维码关注一下灯塔工厂和灯塔院的内容谢谢。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上一篇:互联网+运动 边运动边生活 下一篇:中小企业老板怎样玩好互联网营销推广?
  • [互联网]中小企业老板怎样玩好互
  • [互联网]李杰:工业互联网最大的
  • [互联网]互联网+运动 边运动边生活
  • [互联网]一个真实案例告诉你如何
  • [互联网]“互联网+”成转型升级新
  • 公益广告